首页 > 布谷公益 > 公益专题

贫困人群新观察:不能漏了贫困“散户”

2016-10-17 17:37:47  浏览次数:238次

  精准扶贫,不能漏了贫困“散户”  ——贫困人群新观察之一  精准扶贫首重政府主导,要求不丢一户,不落一人。在部分深度贫困地区,通过扶贫攻坚,群众脱贫效果显著

  精准扶贫,不能漏了贫困“散户”

  ——贫困人群新观察之一

  精准扶贫首重政府主导,要求不丢一户,不落一人。在部分深度贫困地区,通过扶贫攻坚,群众脱贫效果显著,但同时,一些地方也存在扶贫空白和短板——攻坚力量和帮扶资金重点投向贫困村,对散居在非贫困村的贫困人口脱贫举措不多、力量不够。

  帮扶资源不足,非贫困村成短板

  重庆在本轮精准扶贫中,针对贫困户致贫原因,因户施策、对症下药,为贫困户如期脱贫打下良好基础。但是,在社保、低保、教育等民生保障类政策基本实现全覆盖的同时,对于脱贫影响同样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、产业发展扶持等方面,由于帮扶资源目前主要投向贫困村,分散在非贫困村的贫困群众难以享受政策,影响了他们如期脱贫。

  地处三峡库区的开县,11万多贫困人口55%以上分布在非贫困村。为了解决基础设施脆弱、产业发展落后问题,政府向每个贫困村投入整村脱贫资金700万元以上,有的村甚至超过1000万元,而非贫困村就无这项投入。

  2015年扶贫攻坚,开县大德镇为贫困村磨梁村彭中成一家量身定做了脱贫方案:财政补贴种植两亩中药材玄胡,能收入近4000元,两个子女上学申请5000元助学金,为彭中成父亲提供一个村公益就业岗位,每月收入500元。这样的规划落实下来,一家人能够实现脱贫。

  “帮与不帮大不同。单是产业发展一项,平均每个贫困村就有100万元以上资金补贴,2015年大德镇在贫困村支持中药材、水果等特色效益农业,农户每亩收入在2000元以上。有了产业支撑,贫困户脱贫难度就能减轻不少。”开县大德镇副镇长周浩告诉半月谈记者,贫困村有了扶持政策,非贫困村却享受不到,这成了基层干部最头疼的问题。

  分配扶贫资源要做到政策均衡

  随着国家帮扶力度增强,贫困村脱贫致富和发展条件越来越好,与之相比,并不富裕的非贫困村却发展受限,也使部分群众认为政策不公平。

  “与其他村相比,我们贫困程度类似,想发展没政策,脱贫缺资金。”在一个非贫困村采访时,有农民告诉记者,在相邻的贫困村,政府通过扶贫搬迁政策,每户补助2万多元,不少人从高山搬到平坝集中居住,建起了宽敞、漂亮的农民新村。而非贫困村农民就没法享受这个好政策,还常年住在高山险坡上,想搬搬不下来。

  一些贫困县山高坡陡、土地瘠薄、生态环境恶劣,扶贫搬迁成为不少群众的期盼。但记者了解到,政府危房建设补贴等指标是有限的,要优先满足贫困村的需求,非贫困村就要排队等待。居住条件、贫困程度都差不多,厚此薄彼让大伙儿想不通。

  一些群众认为,扶贫待遇差距不仅表现在搬迁上,类似农村饮水、乡村道路等扶持项目也是优先安排贫困村,非贫困村落地的少,贫困程度如故,行路难、饮水难、就医难短期内还是没法解决。

  统筹兼顾,不落一人

  重庆165万多贫困人口中,一半以上分布在非贫困村,在注意到非贫困村扶贫资源投入问题后,重庆市立即作出部署,要求统筹兼顾,不能让一个贫困户掉队。

  根据政策设计,重庆市在不折不扣落实针对所有贫困户普惠政策的基础上,进一步统筹整合行业部门和社会资源,重点在产业扶持、扶贫搬迁、社会保障、结对帮扶等方面,研究制定有针对性的到户政策措施,确保非贫困村农民得到实实在在的帮扶。

  地处秦巴山区的特困县巫溪,为破解扶贫短板,调整县级财政帮扶结构,资金切块4000万元,专项用于非贫困村发展。巫溪县扶贫办主任杜森林说,县里还利用结对帮扶机制,组建30个县级扶贫集团,由一个县级领导、一个县级部门牵头,根据脱贫难易程度,结对帮扶139个非贫困村,集中捆绑帮扶,解决基础设施、产业发展中存在的困难,理清发展思路,选准发展项目。

  巫溪县中梁乡河口村是非贫困村,但村里400多人中贫困人口就有120多。由于水库占地,河口村原有2900多亩土地,被淹后只剩下900多亩。中梁乡党委书记谭文清告诉记者,乡里专门投入水库建设后期扶持资金,为村里完善了人行便道,并结合水利风景区发展,帮扶贫困户发展乡村旅游,保证河口村在脱贫中不掉队。

  采访中,一些基层干部认为,目前区县财政本就紧张,投入力度仍然有限。他们建议,可考虑在省市级层面设立非贫困村脱贫发展产业基金,纳入财政预算,从制度上使更多贫困人口享受政府有效扶持。(半月谈记者 李松)

  用低保“兜底”深度贫困人群

  ——贫困人群新观察之二

  在重庆,“两线合一”政策正在实施。根据国家规划,我国将分类施策解决目前70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难题,其中2000多万人属于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深度贫困户,要通过扶贫线、低保线“两线合一”,纳入低保兜底,解决其基本生存保障问题。

  开发式扶贫难解深度贫困户现实之困

  长期以来,农民脱贫主要依托基础设施改善、生产扶持、就业、搬迁安置等开发式扶贫举措,但也有部分贫困人口已丧失劳动能力或自我发展能力,传统开发式扶贫难以发挥作用,导致其贫困面貌难以改善。

  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,有不少深度贫困户生活困苦、家境贫寒,有时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。在重庆开县大德镇磨梁村,深度贫困户彭光荣的儿子患有精神疾病,两个孙子寄居在彭光荣家中。彭光荣告诉记者,现在小孩读书,一年学费、生活费要花费六七千元,家里只能靠种点土地和自己在村上当保洁员贴补。

  “通过整村扶贫,镇上安排200多万元,专项用于磨梁村改善基础设施、发展特色效益农业,鼓励农民种植中药材,免费提供种苗、技术培训,并上门收购。”大德镇副镇长周浩说,对于普通贫困户,针对具体致贫原因,都有专门扶贫举措对症下药。但彭光荣这样的深度贫困户,家有疾病、小孩在上学,现有扶贫举措确实鞭长莫及。

  重庆市扶贫办主任刘戈新说:“在重庆165万贫困户中,16万多深度贫困户因病、因残、因老丧失劳动能力或自我发展能力,需要通过低保保障基本生活。”

  获得政府救助也是深度贫困户的共同心声和期盼。石柱县贫困户马勤英与丈夫王应丰都长期患病,一年医药费都要四五千元,下地种田已不可能。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的马勤英说:“我们老两口得病后,把家里‘老底’都掏空了。我现在有病也不敢治了,有时腿痛得不行,就自己跑到山上挖些草药给自己敷。如果政府能帮扶一把,把基本生活解决了,家里真要松快一大头。”

  关键在于准确识别,确保应保尽保

  正因开发式扶贫难以解决深度贫困户现实问题,重庆将扶贫线与低保线“两线合一”,将符合条件的深度贫困户纳入低保,以财政补助的形式,使其越过扶贫线。

  重庆市民政局社会救济处处长李长富说:“‘两线合一’政策实施之前,重庆扶贫线为2736元,农村低保线为2640元,中间有96元差距。为实现两项制度衔接,重庆2015年将农村低保线提高至2760元,基本与扶贫线一致,这样深度贫困户纳入低保就有了制度基础。”

  “既要应保尽保,使符合条件的贫困户都能纳入,又要严格政策准入,防止养懒人,引发社会矛盾。”刘戈新说,重庆扶贫对象纳入低保“兜底”范围的,应同时符合三项条件:属于建档立卡贫困家庭;属于丧失劳动能力、缺乏自我发展能力,无法通过生产扶持、就业发展、搬迁安置和其他扶贫举措脱贫;人均月收入低于农村低保标准。

  李长富说,为了准确认定符合条件的深度贫困户,民政部门严格落实政策:先由基层政府对现有建档立卡贫困家庭进行筛查;随后对名单中贫困家庭进行入户调查和邻里访问;政府再调查审核结果,确定名单;最后名单公示,并由民政、扶贫部门进行联合审定。

  在重庆,纳入低保兜底的扶贫对象统一归为低保分类管理中的无劳动能力、收入基本无变化的保障家庭进行动态管理,满一年后进行全面复核。经济状况发生变化、不符合保障条件的家庭,按程序办理退保。

  低保兜底:财力可承受,政策应完善

  根据初步测算,如果16万多深度贫困户全部纳入农村低保,重庆市级财力年均需增支3.44亿元,在可承受范围内。

  据了解,以前低保线主要依据上年城乡居民人均消费增长测算,兼顾GDP增长和政府财力状况等因素,与贫困线调整标准有差别。一些基层干部认为,“两线合一”之后,应配套建立年度两线协调调整机制,使两线差距不会太大,使低保“兜底”深度贫困机制平稳运行,保证覆盖人口稳定性。

  与此同时,要进一步完善低保认定、识别机制,保障政策公正透明,避免贫困户“争低保”。“目前低保对象认定仍依靠村民评议、入户调查、张榜公示等方式,手段较为传统,要把农民家庭经济状况核查准,难度仍然不小,也难以完全杜绝优亲厚友、基层干部暗箱操作等问题。”李长富说,要把“两线合一”政策落实好,民政系统还要在传统识别措施的基础上,配套建立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核查系统,建立跨部门数据平台,进一步增强低保认定科学性。(半月谈记者 李松)

上一篇 网言众议:红头文件“强制捐款” 爱心能否被定价?
下一篇 助力拯救失踪儿童 “互联网+公益”让希望不渺茫
返回列表

最新公益

400-155-8899
客服工作时间:9:00~18:00(周一至周日)
联系合作
 
400-155-8899
kefu@365bugu.com
商务合作
 
400-155-8899
bugu@365bugu.com